当前位置:呀嘻嘻职场不是爱鸡汤只是撒个娇 周末侃2016年1月14日完美悍妻
不是爱鸡汤只是撒个娇 周末侃2016年1月14日完美悍妻
2022-08-07

甭管你多机灵、多麻利,要把他人复杂的思想、微妙的情感信达雅地转译成另一种语言,都没有捷径可走。

和世界相处是一个高阶难题,好像没有什么捷径可走。指望一掌赶跑所有“贱人”?指望实现“天下无贼”?指望把管理精确到每一分钟,就能教育出“完美的人”?用这种简单的逻辑撒撒娇还成,要是当真,那可就麻烦了。

我曾经跟朋友们开玩笑说,爆款鸡汤文读多了是要交智商税的。真的是玩笑。何须为人民群众的智商过分担忧呢?就像我每天都读闹闹的星座预测专栏,可我并不相信她啊。

几年前读一本社会学译著,里面有句话说中国古代哲人门修斯。中国古代哲人“门修斯”的爹,给娃起名之前是读了希腊么?百思不得其解良久,才恍然大悟,“门修斯”指的是孟子。这类状况并不算少见,的,好不尴尬。至于那个把蒋介石翻译成“常凯申”的,我老想找他聊聊。

某集《生活大爆炸》里,悍妻Bernadette塞给老公Howard一个运动手环,用iPad远程他每天走多少公里,以此敦促他锻炼身体。理工男Howard尽管情商堪忧,但作为一个心灵手巧的工程师,他没有“坐以待毙”,组装了一个会摇摆的机器手臂,把手环套在,轻松“完成”了运动指标。

揍一顿,天下无贼?

咪蒙的文章丝毫不能治愈,却迅速被贴上“鸡汤”的标签,我想和她简化直白的逻辑有关。极端化地描摹出“贱人”的形象,再简单地把他们骂飞。这酸爽!如果生活中所有的难题,都能这样直截了当果断解决,世界将变成无比清静的。

前几天,广西两个小偷进村偷狗,被发现后遭到了村民的围殴,结果一死一伤。警方当然要介入,参与围殴的村民被刑拘,想必也要面临法律的制裁。

但迷恋私力救济,并不是只发生在乡村,想想成都的暴打女司机事件吧。的背后,是挥之不去的不安,是对秩序和急躁的追求。仿佛把小偷揍一顿,偷窃行为就得到了威慑,就会减少,就像仿佛人贩子一律判死刑,就不会再有骨肉分离的悲剧一样。

措辞和逻辑浅白又粗鄙,居然还火成这样,叔可忍婶不可忍。对此文的都很深刻,比如说“致贱人”那么深得,本质是因为某个阶层嫌弃“弱者”,在“弱者”面前有优越感。但我还是不愿相信,那么多人喜欢这些文章,是出于“傻”或者的潜意识。

致鸡汤

还好它很快被证明是伪作,我的三观又一次免受。

四川某高校某系出了条,要求学生这个学期必须去满30次图书馆,每次不能少于30分钟。这个成就不达成,课业成绩就要受影响。怎么判断学生有没有“达标”呢?科技改变生活啊,去图书馆和上下班一样,要打卡哦亲。别偷懒,Bernadette正拿着iPad看着你,一切皆在掌握之中。

花式炫技不算难,学着机器依样画葫芦也不难,但翻译真挺难的,是个苦活儿。朱生豪先生为了翻译莎士比亚,可把自己最后十几年的人生都奉献出去了。

“我喜欢。蒿叶一样的。我追求淡泊。蒿花一样的淡泊。我向往正直,蒿茎一样的正直。”这样的文字最初以“屠呦呦获感言”的名头开来的时候,我就很怀疑:屠老师究竟是从中医药研究所走出来的,还是从《与口才》里走出来的?

抱歉,我开不出“天下无贼”的速效药。似乎也不存在一个一揽子解决方案。偷窃的历史伴随着人类文明,挥之不去。但谁都知道,的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,只会日趋升级。对保持,不安才不至于肆意蔓延。文明是条单行道,没法往回走。

有一种演员,演什么角色都是在演自己;也有一种作家,写什么都是在写自己。冯唐把这种“境界”做得登峰造极,他连做翻译,都像是在写自传体小说,一言以蔽之,“”。用的内心和笔构原作,冯先生一定感觉很爽。但不幸的是,“狠手”的居然是《飞鸟集》,难怪广大文艺老中青年坐不住,直接痛骂他“把泰戈尔翻译成了郭敬明”。还好暂时没人让他“滚出翻译界”,也许是因为翻译界从未接纳过他。

不光是偷狗贼,只要是被抓住的小偷,不时会面临被暴打一顿的风险。

跳戏了,赶紧回来。学校为了敦促学生专心学习,想出不少用心良苦的招数。比如山东有个科技学院想让学生学业心无旁骛,不鼓励学生谈恋爱。有个姑娘和男朋友在校园里牵了牵手,竟然就被处分了。

记者问了他一个有趣的问题:您是在有意识地挑动人在方面的吗?

小偷特别招人恨。他们通常来无影去无踪,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东西顺走了。不幸中招的你心有不甘,跑去报案登记做,心里却清楚,丢掉的东西就像逝去的爱情,十有是找不回来了,向你伸出第三只手的小偷,很可能会。更可气的是,即便小偷落网了,一般关几天就能放出来,到时候他们还继续偷,继续和玩儿猫鼠游戏,好像还真治不了他们。看起来,逮住小偷直接揍一顿,是最“简单有效”的方式了。

教育要是都依照这套逻辑,恐怕整个社会都会面临难以成年的窘境。

(文/张静雯)

韦氏词典今年的年度词汇是后缀“-ism”(主义)。学术界人士最喜欢谈论“主义”。尽管解释力通常有限,但“主义”有种让人着迷的简洁之美。人的潜意识里充满了对简化的渴望,这并不是因为智商进化不够。你看,知识精英们也好这口的。

昨天,冯唐回应了他的翻译作品引来的种种非议,一如既往地机智灵活、自信满满,很冯唐。

冯唐没有正面回答。不过他的小说确实无时不刻不在挑动那块,而且机灵如他,把这一切做得都圆润周到,不至于让人感觉猥亵或者厌恶。靠着显然高人一等的智商,看起来他做什么事儿都挺成功,俨然一个大写的人生赢家。

必须老老实实在图书馆待满900分钟,不许拉小手,这些看上去精细,却藏不住背后粗放的:把学生的每个生活细节都管起来,制定好标准,就能以最高的效率清除怠惰、欲念,刷出一个个雪白的灵魂。这样的管理注定失败,因为他们忘记了学生们都是七情六欲俱在的、活生生的人。

声明:转载须注明,文章来自”团结湖参考“号,并在文末附上微信号:Talkpark。商务合作及邮箱:

但是同样的聪明劲儿用在翻译上,画风就太诡异了。一招鲜吃遍天下,哪儿有这么一剂神贴啊?

不知道你们发现没,鸡汤的世界其实特别单纯。不信回头读读曾经的爆款文《暖男》:年轻时作死爱直男癌才子,岁数大了终究要找个栖息的港湾,那就是“暖男”。听起来真像女文青们波折爱情的速效救心丸啊!如果女文青可以简单地在“才子”和“暖男”之间选择,爱情的确会容易好多。

那他们图什么?图爽啊!

未成年

更糟糕的是,他们还忘记了他们的“管理对象”是成年人,他们和Bernadette犯了同样的错误。对成年人,不教他们如何地对自己负责,反倒像不全的孩子一样约束他们,能指望他们长大么?

喜欢鸡汤,未必是相信那些缥缈的故事,认同那些似是而非的道理,欣赏那些矫揉造作的抒情,也许只是想要对现实撒个娇而已。读了转了,情绪完了,终究还是要一头扎进现实世界中,和复杂的人性相处,用的方式解决问题。谁都清楚,不存在一剂神药,能让生活里种种糟心药到病除。这么看来,鸡汤虽然多少有毒,但力却没那么强。

这几天,我的朋友圈几乎是展开了一场“关于鸡汤问题的大讨论”。导火索倒不是屠老师“被鸡汤”,而是火遍自圈的咪蒙小姐的“致贱人”系列。据说咪蒙向“贱人们”喊了一次话,就引来了20万粉丝,3万多人忍不住在文章下面点了赞。

小偷的事情常常发生在农村,当然与乡村的失序有关。学者解释说,农村凋敝,留守的都是老弱病残,乡村治安脆弱不堪,然而旧的族秩序已然,现代文明又透不进去,于是小偷的事情便时有发生。

偷狗酿出人命的事儿,几乎每年都在上演。在一些乡村,抓住偷狗贼就暴打一顿,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。是因为他们对狗的感情异常深么?我看不见得。在偷狗贼被打的消息配图中,常有这样的画面:死去的狗被束住四肢,倒挂在偷狗人的脖子上。这不是在暗示小偷“猪狗不如”么?

我看到这消息的第一反应是:这所学校的图书馆,座位应该不少吧。很是羡慕呢。我上学的时候,为了在图书馆占到一个位子,不得不早起排队,还和几个同学结成了“占座小组”轮流作业。我们学校一定不会出台这样的,资源压根满足不了需求啊。

谁是“贱人”?那些没交情又没资本,却想从你这儿蹭好处的人。具体到“致贱人”的语境,就是那些不想给钱给好处就想让她给做广告的陌生人。我知道世界很大,但这么直白跟你索要好处的人,如此高密度地出现在一个人的朋友圈,还是蛮震撼的。咪蒙对这种糟心的局面给出的药方简单:直接踢飞,拜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