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呀嘻嘻国学红楼梦中秦钟让贾宝玉投身仕途经济的用意是什么?
红楼梦中秦钟让贾宝玉投身仕途经济的用意是什么?
2022-11-18

秦钟,《红楼梦》中人物,秦可卿的弟弟。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之贾宝玉,虽动辄称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”,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男性朋友,秦钟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在落笔分析秦钟之前,笔者想先谈谈贾宝玉,他一向不喜男人,只爱在女儿堆中厮混,如何能跟秦钟成为好朋友呢?

事实上,贾宝玉并不厌恶男人,他真正厌恶的是封建正统社会的庸俗、黑暗、丑恶,人人看似坐而论道,实则皆为一己私利,朝廷官场中亦个个都是贾雨村、孙绍祖这样的无耻之流,这也恰恰就解释了贾宝玉为何偏爱女孩们!

在封建男子本位主义下,整个社会的全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资源都被男人垄断,女人只能待在家里相夫教子,也正是因为女人的地位低下,她们无法融入正统社会,没办法在政治、经济等方面大展拳脚,反而保持了自身的纯洁——她们的思想没有被社会上的污浊所沾染!

贾宝玉爱女儿,厌男人,根源便在于此。故而,在遇到秦钟、蒋玉菡、柳湘莲这些容貌俊美,品性相投的男人,宝玉亦愿意跟他们交朋友,因此宝兄之“男人是泥做的骨肉”,乃是少年稚嫩愤青之句,终究说得武断,诸君须要着眼,切勿泛泛而过。

而在了解这一层的基础上,我们再来分析秦钟、贾宝玉的事。《红楼梦》第16回“秦鲸卿夭逝黄泉路”,彼时秦钟身患重病,已到将死之际,贾宝玉守在床前,问秦钟有何遗言,而秦钟的回答是这样的:

宝玉忙携手,垂泪道:“有什么话,留下两句。”秦钟道:“并无别话。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,我今日才知自误。以后还该立志功名,以荣耀显达为是。”说毕,便长叹一声,萧然长逝。——第16回

毫无疑问,贾宝玉听完秦钟的遗言,心中必然是失望的——自己的这位好朋友,一向跟自己一颗心,厌恶仕途经济,视世间追名逐利之人为俗人,可他在临死之际,居然性情大变,居然规劝自己要立身功名,跟那些国贼禄蠹为伍,宝玉如何能不失望?

为何秦钟临死前会有这样的心理变化,这是值得细细分析的,因为他的经历,足以给天下自命清高者以凉水灌顶之警醒——秦钟和贾宝玉本就不是一类人,他活在贾宝玉的影子中,以致忘了自己是谁。

《红楼梦》第7回“谈肄业宝玉会秦钟”,秦钟乃秦可卿之弟,可卿为了秦钟的前途,将他介绍给贾宝玉认识,并送秦钟去贾家的学堂读书。期间,父亲秦业担心自己家境一般,儿子在贾家学堂会受欺负,还东拼西凑了二十四两银子给学堂讲师贾代儒送去:

(秦业)又知贾家塾中现今司塾的是贾代儒,乃当今之老儒,秦钟此去,学业料必进益,成名可望。因此十分欢喜。只是官囊羞涩,那贾府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,容易拿不出来;又恐误了儿子的终身大事,说不得东拼西凑的,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,亲自带了秦钟来代儒家拜见了,然后听宝玉上学之日,好一同入塾。——第8回

读至此,笔者亦为天下父母一大哭:秦业为了儿子的前途,可谓煞费苦心,自己乃工部营缮郎,却能为了儿子,低声下气,提着礼物来见仅仅是个秀才的贾代儒,若非笔者幼年亲历,亦难懂天下父母心酸处。

秦钟一开始也是冲着好好学习来的,不愿负父亲、姐姐之用心良苦,可有道是: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秦钟和贾宝玉日日厮混在一处,渐渐被贾宝玉的离经叛道给带偏了。

放在现实中,就好比突然将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,放到贵族学校,结果学问没有学到多少,反倒学到了有钱人家小孩身上的毛病。贾宝玉不喜仕途经济,处处影响秦钟,以致于秦钟自己也飘了,觉得自己见识高过世人,由此便开始在贾家和贾宝玉一起,过上了肆无忌惮的生活。

第9回“起嫌疑顽童闹学堂”,秦钟和学堂学生香怜暗中“交朋友”,而这个所谓的香怜,乃是薛蟠的娈童:

妙在薛蟠如今不大来学中应卯了,因此秦钟趁此和香怜挤眉弄眼,递暗号儿,二人假装出小恭,走至后院说梯己话。——第9回

曹公笔法隐晦,不肯露骨。薛蟠素有龙阳之好,喜欢找贾家学堂中样貌清秀的学生来“服侍”自己,香怜就是其中之一,眼下秦钟暗中交好香怜,所为何事?不消多言,诸君心照。

再有第15回“秦鲸卿得趣馒头庵”,秦钟居然在姐姐秦可卿的丧礼上,跟尼姑智能儿偷做苟且之事:

谁想秦钟趁黑无人,来寻智能。刚到后面房中,只见智能独在房中洗茶碗,秦钟跑来便搂着亲嘴。智能急得跺脚......说着,一口吹了灯,满屋漆黑,将智能抱在炕上,就云雨起来。那智能百般挣挫不起,又不好叫的了,少不得依他了。——第15回

秦钟俨然被贾府的灯红酒绿给迷了眼,他忽视了一个最关键的因素:自己当年能进贾家学堂,是因为他的姐姐秦可卿是宁国府大奶奶,如今姐姐去世,他在贾家再无靠山,这个地方还能容得下他吗?

秦钟将自己想象成了另一个“贾宝玉”,他学着和贾宝玉一样离经叛道,一样厌恶仕途经济,一样自认为见识高过世人,那些追名逐利的人都是俗人,吾不屑与之为伍!

可他哪里想过,贾宝玉是有资本的,人家是堂堂荣国府的宝二爷,又是老祖宗史老太君最宠溺的孙子,堪称荣国府的活龙,即便贾宝玉没有任何本事,每日厮混度日,贾家的家底也能保证他一辈子吃穿不愁,秦钟有什么呢?

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贾宝玉的离经叛道是真的,这是他从小优渥的生存环境带给他的精神提升;

但秦钟不是,他是一般家庭出身,在物质欲望还没有彻底满足的情况下,向他陈述精神境界,他的理解只会流于表面,不可能打心底里认同。

这也就解释了秦钟为何在贾府有那些不良举动。譬如强迫小尼姑智能儿和他发生云雨关系,贾宝玉就干不出来这种事,“护花”是贾宝玉的信仰,不是随便装一装的,他不可能“强迫”女孩们。

而秦钟的离经叛道就是装出来的,一旦给予他灯红酒绿的宽松环境,他第一时间便要满足自己未曾填充的欲望——薛蟠的“龙阳之好”,他要感受一下,尼姑智能儿有些不情愿和他亲近,他就强行上手。

秦钟所谓的离经叛道,只是由于长期跟贾宝玉在一起,被宝玉的生活方式给同化了,他“狡猾”地吸收了其中的利己因素——不用读书考取功名,我的生活像贾宝玉一样轻松。

但秦钟只是在自己骗自己,他忙着沉溺享受,无暇面对自己真实的心理。而当死亡将近的时候,他才幡然醒悟,以往那些自欺欺人的“人生境界”荡然无存,只剩下了对不起父亲、姐姐的羞愧,这才引发出他对贾宝玉的那句规劝: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,我今日才知自误。以后还该立志功名,以荣耀显达为是。